橘红文化
何仙姑种橘红
浏览次数:2843次 发布日期:2012-11-12 14:50:34

何仙姑种橘红

杨 平

话说很久很久以前,在南国名山中火嶂脚下有一条村子,村里住着几十户何姓人家,百几号人。这些村民呀,不知何缘何故,竟十有八九都犯有咳嗽病。求医,医不好,求神,神不保,这可苦煞了黎民百姓呀!

有一日,突然乌云密布,雷电交加,接着风雨大作,一阵“鬼旋风”吹到,把一个小姑娘卷到村边。小姑娘从天而降,引来许多人围观,村里有个何老伯,见姑娘奄奄一息,忙抱她回家中灌了山草药,不出半个时辰,姑娘倒也渐渐清醒,行动起来。何老伯见她年方十四、五岁,生得眉清目秀,甚是精乖伶俐,便问:“小姑娘是何方人士,姓甚名谁?”小姑娘说:“我没爹没娘,也没名没姓,在南山给一家财主放牛,只因一阵大风把我卷起,便不知天地。”何老伯说:“我俩老没儿没女,你可愿意做我女儿?”小姑娘哭出两眶眼泪,说道:“今生今世愿做您俩女儿。”小姑娘说罢忙下跪,谢过父母,何老伯俩老无不欢喜若狂,说道:“人要有名姓,你就叫做何氏女吧。”自此,何老伯一家三口有说有笑,日子过得很是快活。这何氏女便是后来得道成仙的何仙姑。

住上几日,何仙姑却发现了母亲时常咳嗽,咳嗽发作,连咳百几十下,直累得母亲眼发白,卷作一团,好不心惊!走出屋去,也听得左邻右舍咳声连天。怪哉!何仙姑问父亲为何不请医服药,父亲说:“已拜尽山神,访尽名医,不可救药呀!”何仙姑说道:“救命救性,仙姑我有法。”父亲说:“傻女,哪有法呀?”何仙姑口里好说,却是眼碌碌,口哑哑,束手无策,无策束手哩。

一天夜里,何仙姑睡了一个甜甜的梦:为普救众生,她别了父母,走了七七四十九天,访了九九八十一个村子,鞋底踏破了,脚板磨穿了,肚子饿扁了,口水吞干了,她走到一道山溪边,正想捧起一口溪水喝时,面前站着一位仙人,仙人自称吕洞宾,他说:“难得何仙姑一片热心肠,上中火嶂吧,那里有一种橘红树,所产橘红,可止咳化痰健胃行气。”经仙人指点,何仙姑上得山来,摘了一篮橘红速速下山,立即煎熬水分发村民,但凡有咳嗽患者,一夜之间化痰止咳,身强力健。村民欢呼雀跃,把何仙姑高高托起。这一托起,倒乐醒了何仙姑。次日一早,何仙姑把美梦告知父亲何老伯,何老伯笑了:“仙姑呀,为父也早闻有橘红可止咳化痰,可哪里寻呀!”仙姑说:“我要上中火嶂寻橘红。”父亲说:“中火嶂高万丈,地势险要,又有虎狼出没,不知伤害了多少性命,你一个小姑娘,要上中火嶂,难于登天呀!”仙姑说:“为了给良民百姓解疾苦,就是上天我也要登!”何仙姑要上中火嶂惊动了全村男女老少,大家纷纷赞成。何老拗不过仙姑,只好作罢,便叮嘱道:“一个小姑娘上山不便,你就女扮男装吧。”何仙姑想来也是,便打扮一番,拜过父母,别了村民,一路往中火嶂走去。

却说何仙姑来到中火嶂山下,眼前好惊人!风声呼呼,狼声嚎嚎,树木参天,悬崖峭壁。仙姑合上眼,一咬牙说道:“就作登一回天!”她见坡就爬,遇石就攀,见果就摘,遇水就喝。说也怪,山间虎狼见这少年,也远远躲避,仙姑心里暗喜,天助我也!

不知行了多少天,也不知走了多少夜,这一日,何仙姑来到一个山寨口,这里真是好风景:一个凉亭,亭内摆有方桌,桌上有茶水果品,桌边有椅凳,也罢,吃饱喝足再作打算。仙姑好不客气,捧起茶水就喝,拿起水果就咬,待水足肚饱,正欲起程时,突然不远处飘来一阵嘻嘻哈哈笑声,她循声望去,却见是三五个花枝招展的姑娘一齐拥来,领头一个不时说:“人种来了,人种来了!”仙姑看着一班嘻笑姑娘,不知所措,进不得,退不能。领头的姑娘说:“好少年,等你好苦呀,快跟我们回去见娘娘。”说罢,几个姑娘连拥带推地把何仙姑缠到山上。

原来,这里是一个女人国,没有男人,为寻夫婿,女王在各寨口摆下果筵,好招夫君。眼下何仙姑不知中了女人国圈套,她糊里糊涂被带入宫中,但见,王宫金壁辉煌,灯红酒绿,香气飘逸,笙歌音美,弦管声谐,好一片欢乐景象。何仙姑看呆了,领头姑娘推了仙姑一下,说道:“还不快快拜见娘娘!”何仙姑抬起头来,向前一望,龙凤呈祥画幅下坐着一位端庄姑娘。这是女王娘娘。娘娘笑容可掬,眼前突然一亮:好个男儿,目光炯炯,气宇轩昂,不肥,不瘦,不高,不矮,果然是一表人才,英俊少儿!当下,立即开筵款待。待何仙姑半醉时,娘娘说:“择个吉日,再同你成亲。”何仙姑道:“我有要事,不许久留,更不可成亲,望娘娘放过少年。”娘娘说:“事到如今,由不得你了。”说罢,命众姑娘把何仙姑带回客房。何仙姑心里叫苦道:“这是一个女人国,要的是男儿人种,我只身上山,只求寻药,况且我又是女儿一个,该如何是好哩!”过了片刻,心里又想道,不如顺水推舟,先同娘娘成亲,再把缘由禀明,或可得到娘娘相助寻药,只好这般罢了。

隔了三日,果然是良时吉日。一早,王宫里就张灯结彩,锣鼓喧天。辰时刚过,笙歌骤起,舞女翩跹。巳时三刻,筵席大开,觥筹交错,酒令阵阵,如此这般,直闹到傍晚时分,有道是,洞房花烛夜,光阴贵如金。又有道是,只恨红日落得迟,又怕朝阳起得早。酉时刚交,娘娘便邀仙姑双双入洞房。正是,柳色映眉妆镜晓,桃花照面洞房春。此时,娘娘如痴如醉,仙姑却是心清肚明。只见,娘娘走近前来,一把扯住仙姑,俏语娇声,说道:“夫君,还不快快脱衣上床?”娘娘话声刚落,不料仙姑却放开喉咙,失声痛哭。娘娘不知缘由,细细盘问,仙姑即一五一十犹如竹筒倒豆子一般说罢女扮男装上山寻药之事,感动得娘娘泪花直流。娘娘道:“难得仙姑有为民解疾之心,娘娘倒也助你一臂之力。山上有橘红一枝,果子一双,罗辨大仙亲手所种,均赠予你。速速下山呗。果子煎水救民,树苗栽种繁植,造福普天下良民。”何仙姑感激涕零,次日一早,便手捧宝药顺山而下,不在话下。

却说何老伯何大婶,自从何仙姑上中火嶂大山后,早盼晚盼不见女儿回返,急得团团作转,村中大小,也分外担扰。这一等,竟是等了一个余月。这一天,何仙姑突然手捧橘红宝药回到家中,喜得何老伯俩老哭作一团,村中男女老少也纷纷拥来。当下,何仙姑把娘娘赠送的橘红果熬了药水,分发各人吃喝下去,又把树苗栽种地里。真是仙丹妙药,一夜天光,村中凡咳嗽患者统统化痰止咳,个个身强力健。种下的橘红树,也生根开药花。如此神奇,人们无不奔走相告。

很快,橘红治咳的神奇传到石龙官府。州官召见了何仙姑,说道:“何仙姑,你为州民排忧解难,功德无量,不如移植橘红到石龙宝山,世代繁衍,造逼人类,更光照后人?”何仙姑回答道:“橘红乃民间良药,官府不可独占己有。为普渡众生,我可把橘红移植到宝山脚下赖家园,如何?”州官频频点头称是。不日,橘红树便从中火嶂移到石龙宝山赖家园,成为正宗橘红。

且说,何仙姑上中火嶂寻橘红,不觉已过三秋。一日,宛然思念起娘娘,心想,如果不是娘娘相助,哪得橘红救苦救难益良民?不如择日再上山去感恩戴德。一日,何仙姑重上中火嶂到达山顶时,昔日所见女儿国已不复存在,真好奇怪。正是三伏天时,何仙姑既累又渴,走着走着,突然面前出现一口天池,呈月牙形,碧水见底。这时,一个牧童正在给一头壮实的白水牛沐浴。那牧童向她走过来,突然,像雷击一般,顿时昏迷过去,牧童慌忙从背囊里取出一包药,用天池的水给她灌入口里,不多时,何仙姑倒像脱胎换骨一般,浑身轻飘飘。原来,这牧童是仙人吕洞宾的道童,橘红乃吕洞宾所种,娘娘只是借花献佛。道童给何仙姑喂的正是云母粉,这是一种仙药。片刻,何仙姑已得道成仙,从此开始云游四海……